手艺人叙事作

时间: 2020-02-12 11:40:09 点击: 5

在历史的长河中。

有些手艺与文化正走的无声无息;曾经也问过妹妹。"手艺人"这一称呼也离我们愈来愈远。我问她是否知道爆米花时这么做的;她居然告诉我是用豆子敲裂了炸的;真是让我哭笑不得,我费尽口舌的向她展示我童年看到的爆米花的。

顺声而望,

现如今想想,

而她却无法理解;或许是深秋,或许已入冬。我在阳台上写作业,已是旁晚时分了,忽听得"嘭"的一声,只见夕阳已落,晚霞已红,在楼下一棵正落叶的树边是一位爆爆米花的老人,那是何等的意境,便丢下笔;兴冲冲的去找。

装上几把大米,

妈妈便找来了个袋子。人们三五成群的围在老人的小摊子边上,我在一旁却嫌不够,那还算恬静的树下便有了各种声响,每一次响声过后,小孩子的欢笑声。塑料袋的声音,妇女付钱砍价的声音;一会儿又静。

那样的乐此不疲,繁中生乐;好不容易轮到我了,我在一旁小心地看着;在我看来,把硬邦邦磕牙的米粒变成又香又脆的爆米花实在是件奇事,那老人把米倒进炉子里。又从旁边黑乎乎的盒子中挖了勺。

"要爆喽"我便捂着耳朵跑向妈妈,

我多希望他能多放点,他便一次又一次的摇动手柄,炉下的煤炭烧得通红;我喜欢站的近些;那老人便会和我说话,一会儿,有的没的我们聊着,他便会高声一呼,"嘭"如一声。

这比一样烟花还要精彩,

满满两大袋。

米粒与白糖的结合成了我童年的滋味。空气也变得如此香甜;我喜欢用手把爆米花刨出来。付完钱,如同堆沙子般有趣,妈妈一手拎一袋;袋口冒着热气。我总伸手去抓一把。先是一粒一粒的吃,一把一把的吃。最后将整个嘴巴塞了个满。满足与喜悦充溢着整个。

哪能带来如此的满足感。

乱嚼几口,

睫毛上如点点白雪;

若换成什么稀罕物?像是巧克力,一次只有那样的一小块,回家后,解了袋子。索性将整个脸埋进爆米花里,还带着些温热,鼻间香气正浓;妈妈见了便呵斥一声,"干什么呢?"我一抬头,鼻。

妈妈便会笑个不停,

现在回忆起这些童年乐事;手中执笔依旧,楼下越是另一番风景,怎叫人不心生。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相关文章
随机推荐

相关标签

推荐阅读

天时文学网
网站地图